< 校花梦工厂游戏爆衣视频|午夜梦工厂|
    柳槐试着修?#35835;?#26412;书的内容,两本书前面讲的都是修炼元气的方法,但柳槐试着修炼感觉到身体很排斥元气的修炼(柳槐现在类似于体修一类,当时修炼的元气也全部融入身体,提升了身体的强度)‘雷霆’里只有一整套一脉相承的修炼方法,但‘炼血’却有另一套修炼路径,利用修士的鲜血做引子,勾连体内?#25215;?#31070;秘的‘物质’(自身的本源和神魂力量),形成潜力丹,这门功法的创始人以大量的修士做实验,发现第一,一个修士修仙潜力越强那修炼这套功法也越强,第二潜力丹是功法的根本,若潜力丹受损那修士的?#25163;室不?#38477;低(当潜力丹在体内的时候虽?#20976;?#20027;要是利用自身的"物质"形成但只要他还属于修炼者那就不会对修炼者有损害)。修炼此功法同时还可修炼正常功法,当此法修?#27602;?#27515;一生,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修炼,但修炼成功便可得到?#24466;?#20025;修士相当的境界。这是柳槐从书中得到信息,柳槐也从两书中了解到,修为的四个境界,‘练气修元气,筑基化元液,金丹修元力,元婴修法则(?#37096;?#20462;元力,不过与法则相比元力就?#34892;?#30456;形见绌了,所以一般修炼者到了元婴境也不会去专修元力,但随着修为越高元力还会随之增强)’,但那偏门的方法修炼到最后也只是相当于金丹?#24120;?#20294;那两人已经达到元婴境了,柳槐?#34892;?#19981;?#24066;?#20294;没办法他只有这一条路,想要变强好像也只有这一种方法。

    ‘炼血’还有不少邪门的手段和一些散碎的知识。其中有一条引起柳槐的特别关注,将一大批人圈养起来,按特定规律来特定取血就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鲜血,不过书上还有别人做的标注‘?#23383;?#36825;么麻烦还修什么仙,干脆回家养猪吧)。不过柳槐倒认为这个主意不错,因为他需要的鲜血也不是很多。但是怎么找到这么多人呢,柳槐想到有钱就行了,反正不是要人命的事,有钱应该就能办妥。但去哪里找钱呢,只好打劫了,是的柳槐就是这么想的,他没有想自己这么做对不对,因为他潜意识里认为这么做并没有什么不对,他想到要这么做就这么去做了。

    柳槐四处打听,打听到有一个?#24418;?#38376;财的很有钱,便把注意打到了他的身上。某天夜里他摸进了西门府抓住一个看起?#20174;行?#36523;份的人,“说西门财在哪?敢说不知道我直接杀了你”柳槐恐吓道。这突如其来的一幕?#30722;?#36825;个管家吓坏了,他知道遇到强贼了,没办法他只能把他往老爷那引,相信老爷身边的保镖会收拾他的,现在吗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。“梅管家,你这是要去干嘛啊?”有遇到的人问,“这是老爷要见的客人,我带他见老爷去”管家可不?#28082;?#35828;,谁知道这强贼会不会狗急跳墙杀了自己,把他引到老爷那,这强贼被杀了自己还可以有机会辩解一下,求老爷饶自己?#24187;?#22914;果现在就惹怒了这个强贼自己?#20976;?#26432;了可就没地方说理了。他却是没想到如果他老爷的保镖也收拾不了这个强贼怎?#31383;歟?#35828;到底还是?#38405;?#20010;保镖太自信了。

    当管家将柳槐领到一座精致的阁楼前的时候,一个提刀的身影走了出来。“梅管家,这么晚了你来找老爷干嘛?你身后那人又是谁?”男子转头盯住柳槐问,梅管?#26131;?#20102;几个隐晦的动作向他示意想让他出手对?#35835;?#27088;,这人并不着急而是问道;"朋友是哪方地界上混的,不知听没听过我胡一刀的名头,今天给我个面子改日?#26131;?#19996;咱们再详谈一番如何?"。他也是怕柳槐真有本事,毕竟自己享了这么多年福,能不动手还是不愿出手的,毕竟道上混的都要给他这?#36824;?#35748;的第一高手一些面子,敢来找死的人也不会是什么?#24717;?#20043;辈,有人找事他倒是不怕,就是不大愿意出手罢了。柳槐哪管这么多确认这人不是西门财后,直接出手取了这人性命。“浪费时间。你再敢给我耍花?#26657;?#20320;的命就不再是你的了”柳槐盯着梅管家恶狠狠地说,这?#30722;?#26757;管家吓了个不轻,哪还敢耍花招老?#40092;?#23454;上前为柳槐敲门,心中咒骂‘呸的第一高手,可害死老子了'。“干嘛干嘛,不知死活的东西不知道老?#29992;?#30528;吗?若是什么大不?#35828;?#20107;,看老子不?#35835;?#20320;这一身贱皮”那西门财打开了门,一边穿着中衣,一边指着梅管家骂骂咧咧的说。柳槐将梅管家推进屋内,自己也走了进去,看着西门财说:“我想跟你做?#20107;?#21334;”。西门财这时也发?#33267;说?#22312;地上胡一刀,马上换上笑脸?#25512;?#22320;说:“不知公子想要和?#26131;?#20160;么生意呢?”。“把你的财产拿一半给我吧”柳槐说,“哦(o),不知您是要卖什么东西吗?”西门财问,“卖什么?恩(沉吟状),那就卖你的命吧”柳槐说道?#34892;?#19981;怀好意。西门财一听这话彻底清楚了这就是一个来谋财的强人,‘早知道?#25237;?#25214;点护卫了,什么武林第一高手,什么轻功用毒无所不通,狗屁’西门财心想,全然忘了那人曾多次救过自己性命。没办法形?#31080;热?#24378;,西门财此时只能屈服了,毕竟还是小命要紧以后再看有没有机会?#21482;?#36825;仇了。“没问题,这条命我买了,就是不知您是否需要我派人帮您运出去呢”西门财。这倒是一个问题,有了钱其他事也比?#19979;櫸常?#19981;如?#24466;?#36825;个人帮忙吧,柳槐如此想。西门财趁着柳槐思量的时候狠毒的瞪了梅管家一眼,这一眼?#30722;?#26757;管家吓坏了他知道自己死定了,急的连忙想着对策,但怎么看自己好像都没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柳槐正要说话,正在这时从里屋传来一女子的声音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柳槐问,因为女子声音?#34892;?#19981;正常。这管家?#36335;?#30475;到了机会,连忙上前拉起柳槐向里屋走去,“您请跟我来?#20445;?#20840;然不顾柳槐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人。西门财想要阻止,却不好开口只好跟着他们一起进去,心里已经给梅管家判了极刑。“您若?#19981;叮?#20415;送给您了,若还需要我还可以为您再找一批来”西门财指着床上的女子说,那女子四肢被扣在床上,嘴里塞着一块布,声音就是从她嘴中发出来的。柳槐聊?#34892;?#36259;的看着,梅管家一看不好连忙开始数落起自家老爷的罪状,如欺压良善,强掳妇女供其淫乐,这一桩桩一件件全给他抖落了出来,那西门财想打?#20808;?#34987;柳槐阻止了。最后管家说完,柳槐问西门财“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。西门财从柳槐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,梅管家急忙从旁插话:“府里大部分人都知道,不信您可以再抓几个人来问一下”。西门财没法只能认了,心里恨死了梅管家。梅管家也想好了,最好的结果不过是这强人杀了西门财,到时候自己再趁乱逃跑,只希望这人可别把自己也顺手杀了。柳槐伸手拍着西门财的肩膀说:“这样啊”连拍了几下,西门财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,最后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柳槐示意梅管家帮女子解开,由于这床就是梅管家帮西门财定做的,所以他知道开关在哪,不过他可不敢直接解开,装模做样的找了一番才帮女子解开扣子。女子下得床来先向柳槐福了一礼道谢,女子长得温柔大方,举止有礼,一看便是一个大家闺秀。“姑娘,你先在这屋等一会,我跟梅管家?#34892;?#20107;要谈一下”柳槐说完便不管女?#21448;苯幼?#21040;院子里,梅管家赶忙跟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如果我要得到西门财的一切该怎么做”柳槐问梅管家,……

    屋里的女子,过了好一会才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,不得不说女子教养很好哪怕心情再糟糕该有的礼数也不会忘了。不过女子走到西门财的尸体前,开始看着尸体的死相还?#34892;?#23475;怕,过了一会提起勇气踹了西门财几脚。正在这时柳槐推门进屋看到这一幕,这就很尴尬了。女子?#34892;?#32670;赧的?#39318;?#34915;袖,“姑娘?#35753;?#26085;便会?#22969;?#31649;家将你送回去,今夜已经很晚了你先休息吧”柳槐对女子说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等女子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?#32456;?#26159;什么地方,?#34892;?#29983;气的跺了跺脚,看到那床也不想躺上去,只好在椅子上凑合了一晚。

    第二日,西门府的重要人物都?#24187;?#31649;家以西门财的名义召集过来了除了西门财的亲人。但当大家看到屋里西门财和胡一刀的尸体时才发现事情不对劲,都?#34892;?#19981;自然的看向梅管家。“从今天开始,西门府就换主人了”梅管家将手往上座的柳槐一伸,“就是我们面前的柳公子,这也是老爷的决定”。什么老爷的决定,老爷都死了,不过大部分人还是知道胡一刀的本事连胡一刀都死了,他?#24378;?#19981;大敢声张。不过总有一些忠义的人,几个人联合站了出来指责咒骂梅管家和柳槐。柳槐安静的听着,?#31181;心?#30528;杯盖摩挲着,突?#20976;?#29467;地将杯握成几块碎片,然后摆手朝前甩去。这几人刚要?#28860;?#23601;?#20976;?#29255;刺穿了头颅,碎片从他们左眼刺进,刚刚好在脑后露出一点尖端。看着他们凄惨的死像,有人不禁惊呼起来,“别叫了”柳槐淡淡的说,手里摩挲着失去杯盖的茶杯。……在几具尸体的刺很快圆满解决了,梅管家将会帮助柳槐重新管理西门府,哦,现在应该叫柳府,梅管家算是彻底上了柳槐的贼船。其他人全都退了出去,柳槐将背靠在椅子上,享受了一会,梦呓出声:“力量确实很诱人”。
校花梦工厂游戏爆衣视频